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兔爷的画片架子

我看的,我喜欢的,我感受的

 
 
 

日志

 
 
关于我

自由艺术家,设计师。带着一颗探索世界的心,宅在家里。 网站:www.tooyeah.cn。

网易考拉推荐

写于2003.2.27  

2008-08-16 22:26:56|  分类: 杂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3.2.27

一大群人小心翼翼地在走钢绳,一脸的肃穆,庄重,悬崖边是更多的一群人,他们的关系与钢绳上表演者的关系不言而喻,因为他们手上大包小包的,全是走钢绳的人的行当。走钢绳的人什么也不必带,只要够灵活的一双脚就可以了。也只有这够灵活的一双脚,因为除了这双脚,他们头脑麻木,目光呆滞,上肢萎缩,只有那一双脚是身上最发达的器官,脚趾粗大,脚甲磨平,脚底刚小心翼翼剪去一层厚茧,透出红亮红亮的一层嫩皮。站在悬崖边上的还未上阵的人脱去厚实昂贵的羊毛袜子仔细检查脚底,在他们给脚敷粉之前一眼望去,全都是如出一辙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脚,只是大小有不同,但那只是受尺寸影响的等比缩放效果罢了。此刻未敷粉,在空前的一致中你还可以看见有些脚白些,有些脚黑些,有些脚在脚背上印上可爱的小花,有些脚在两侧画上憨憨的公仔,从这些脚上,你还可以看到一点点关于那脚的主人的性格特点,但准备时间快到了,脚们敷了粉,连最后的一点差别也隐去了,只剩下那一双双苍白的如死人样的脚,犹如僵尸一样迈上钢索。在上钢索之前每双脚都不约而同地哆嗦了一下,迟疑着,可最终还是迈了开去。

今天还不要紧,这一场只是预演罢了,真正的开演在三个月后,到了那个时候场面才叫壮大。悬崖这边依旧是神情肃穆的这群人和神情比他们更肃穆的一大群人,然后他们身后,悬崖下边,各山头上,都熙熙攘攘挤满了不知所以的人,他们全都张大着嘴,目光复杂地看着一串一串从钢绳上过去的人。悬崖对面是另一群更不知其所以的人,他们列队站开,各人身边举着一把大旗,瞅准了刚过桥一脸疲惫的人,目光锐利,炯炯,看准了就一把抓住往身后的大塑料管扔去,犹如机器在挑拣零件一样一丝不苟,走过的人都顺从地叫他们扔过去归类了,只有个别哭哭啼啼的过钢绳的直奔某面大旗而去,却叫人一把揪住了后颈扔到别处去。还有更多更倒霉的还没走完钢绳就掉了下去,落在大网上,也迅速被一只只在悬崖下等候着的大手捉住拉了去,扔在那些更烂的塑料管里去。这些塑料管有豁了口的,有变了色的,有断成三截的,可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他们只管将捡到的人扔进去,扔进去。终于,最后一个过钢绳的也叫人扔到了不知何处的管里去了,仪式终告结束。

年复一年,这样的表演都在上演着。人们纷纷地聚来,又纷纷地散去,但永远也不要担心出演的人会短缺,演出一年年进行,演员面孔一帮帮地变化,偶尔在其中还看到一两张熟悉的面孔,只有那些颜色鲜艳的大旗,仍旧在彼岸闪耀着炫目的光辉。

你也许会好奇地想知道这是什么剧目,它的名字叫高考。


此次回家,翻检出来当年被高考逼地不行写出来的一些文字,觉得还有点意思。现在高考好像是一件很遥远地事了,但想起来还是觉得人生永远只拥有一次这样的经历就好。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